访谈上海宝冶集团钢构公司 总经理裴志清

作者:zl001 来源: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2019-03-18 10:19:17

  上海宝冶集团钢构公司总经理裴志清的办公桌有一本王石的《大道当然》,读了一半,有明显的折痕。那是王石游学哈佛和剑桥,初谈在剑桥感悟的畅销书。专访就从这本书开始,因为,记者与裴总都欣赏王石,不乏共同的话题。

  今年春节后的第二天,王石从剑桥飞到东京,两天后他要在无印良品(MUJI)的全球年会上对其全体中高层管理人员做一场演讲。王石是规模超过1800亿元的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63岁的王石到东京后先去见了自己的良师益友南敬介。南敬介今年79岁,是拥有118年历史的日本房地产公司东京建物株式会社的会长。他身体状况很不佳,重病、即将手术,交流几乎只能笔谈。

  在智者面前,王石是谦虚的学生,这也是王石和南敬介交往的前提和背景,七八年来,王石几乎每年都要见他两三次。俩人刚相识时有一次谈话,王石问南敬介:“东京建物是100多年的房地产开发商了,我想知道当质量和利润发生冲突的时候,东京建物是如何选择的?”南敬介听罢,蓦地愣了一下,然后回答:“当然是质量,毫无疑问。”他又补充一句:“没有质量,公司不可能存在下去,利润又在哪里呢?”南敬介不知道,这个问题他听得突兀,王石问得却并不冒失。中国房地产界伴随中国的城镇化建设,春风得意了近20年,利润第一是大多数房企不言自明的目标;质量问题在极大需求的市场面前,早就被冲挤到角落,被开发商们遗忘。

  裴志清沉沉地说,中国钢结构企业也春风得意了20年,绝大多数把利润作为第一目标。我苟同王石的名言,“笑到最后,一定是抗拒了诱惑的人。”我认为,质量和利润的关系一定是同方向的,并不是项目的质量越好成本越高,盈利越少,甚至是亏钱。所以,宝冶钢构很自豪,所做的项目没有一个不获奖,更没有一个亏钱的。没有质量,奢谈利润又有何用?没有质量,宝冶钢构不可能存在下去。打造一个好项目,一定会有好回报。

  

  宝冶钢构总经理 裴志清

  质量和利润是同方向的

  上海宝冶集团有限公司是具有冶炼工程施工总承包及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双特级资质和甲级建筑工程设计资质的大型国有控股建筑企业,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承担了国家重点工程建设。多年来,宝冶建设和宝冶钢构全面参与了全国各地市政、交通、新兴电子、水利、建材、轻工、军工、化工等工程建设,获“上海建筑企业五十强”十连冠殊荣,成为全国钢构建筑企业的国家队,2013年用钢量达45万吨。

  主流媒体是第一时间的新闻界定者,《钢构之窗》在2014年4月18日发布了全国建筑钢结构行业大会的授奖盛况。在被誉为钢结构行业“东方奥斯卡”的盛典上,上海宝冶集团承建的“哈尔滨大剧院钢结构工程”、“北京金雁饭店钢结构重建工程”、“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三期钢结构工程”等6个工程(含钢构、工安以及总承包项目部)荣获2013~2014年“中国钢结构金奖”……

  对记者关于宝冶钢构在全国性会议上获奖的褒奖,裴志清直面问题,坦诚交流,且不惧表达微词。他淡泊一笑说,“我的精力主要放在市场和提升产品质量上。对专业性会议不太感兴趣,对排名不够重视,对评奖也有些个人看法。对协会有的做法实在不敢苟同。特级资质企业像发驾照似的,现在已经上百家了。还有那个排名,不知道其排名的依据是什么?宝冶40多万吨的量是肯定有的,在中国钢结构协会的排名中是靠前的,但在全国建筑钢结构行业的排名中从来没有进过前五,多少有些令人费解。”

  记者说:每年世界企业500强排名,为入选企业创造了世界影响力,形成了巨大的无形资产。而国内一些冠以“中国”、“全国”的评选,有不少是“关照”了自己的会员、或者是“自愿报名参加者”,其排名标准大都依据“自己的申报材料”,难怪要遭异议。行业协会更大的作用是为会员提供服务、再服务。因为,名牌和名企不是靠“评”出来的,而是通过市场竞争踏踏实实地“做”出来的。

  

  裴志清在介绍自己边介绍团队说,“我是1983年到宝冶的,2011年到宝冶钢构。近几年在推进精品战略方面做了一些事,有些可以引领潮流,令人基本满意。质量做得是否完美,需要一个评判标准,客户是否满意是其中一个。近三年来宝冶钢构打造的每一个项目基本上都是获奖的,这同样是检验质量管控体系的一个很严格的标准。”

  采访裴志清是一种享受,其谈话有感而发且充满睿智。他缓缓地说,“钢结构是一个非常有责任的职业,不是把一个建筑物做出来就完了。建筑是凝固的历史,要经得起时代的检验。我经常对员工讲,我们今天做的活要经得起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考验。做好的项目没有不赚钱的。既然你把市场上的项目拿下来了,就要把它做好。我觉得质量和利润的关系一定是同方向的。面对诱惑,人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有位钢构企业家说过,他很担心若干年后中国会出现一股倒楼的风。这不是危言耸听,现在制造价格奇低,质量堪忧。超高层钢结构含主材6000多块钱一吨,这怎么做?”

  

  裴志清拷问记者:中国的钢结构企业未来会怎样发展?我俩不约而同亮出一个相同的观点,中国钢结构产业未来一定会有一轮大的洗牌。他清晰地阐明自己的一个观点:“从中国钢结构工厂采购的钢材品种,就能看出问题的症结。钢构厂均是以板材占主导,比重达到60~70%,都用钢板焊接。这就带来了问题,一个是成本,一个是质量。这又回到了社会良心的话题,你要是昧着良心去做,不把它焊透,仅仅做一做表面文章,投入会少很多,良知也丧失很多。而发达国家钢结构工厂多是用型钢。我们做的美国达拉斯机场几乎全是螺栓连接,对工厂工艺水平要求很高。”

  有金刚钻才能揽瓷器活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也总是留给有思路、有志向、有韧劲的人们的。裴志清告诉记者,宝冶钢构自成立以来,历经9年的研究、筛选和积累,已初步形成了自主的专业技术系列,掌握了一批核心技术,在创新驱动发展上迈出实实在在的步伐。在人才支撑下,宝冶钢构加大对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科研费的投入,在创新研发及应用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他如数家珍地介绍说:专业范围包括钢结构的设计、制造和安装等三个方面,专业技术也相应地分为钢结构设计、加工制造、安装三个板块。在宝冶集团的支持和指导下,宝冶钢构参与设立多层次的创新研发平台,探索并应用了一些行业领先技术。已形成的研发平台包括国家钢结构安装工程技术中试基地、中冶钢结构制造与安装工程技术中心、上海宝冶集团博士后工作站。此外,投资约500万元,与同济大学合作开发了钢结构节点试验室,拥有了国内最大的球形反力架,从而具备大型构件节点的试验研究能力。

  

  记者在宝冶钢构办公室主任刘鹏和钢构技术中心总工张志勇的陪同下,参观和考察了这座钢结构节点试验室。节点试验室建于2010年,是与同济大学合作建造的,拥有目前国内加载能力最大的通用球形反力架,反力架分上下两个半球,上下半球均由径向梁和环向梁组成,上面开有螺栓孔,可以方便地从各个方向连接试验件。反力架重约150吨,其中外轮廓直径为8m,内腔球体直径为6m;反力架径向梁可承载1000吨,环向梁承载能力可达到3000吨。内部空间大,承载能力高,能够满足大尺寸、大荷载、多方向节点试验的要求。反力架的上下半球通过锚栓连接,当试验节点尺寸较小时可以单独用下半球进行试验;当试验节点尺寸较大,加载要求高时,可以用整球做试验。这座可以360度加载的钢结构节点试验室如今名声大噪,国内钢构企业纷至沓来,大型项目基本上必须到这里做试验。中建钢构许多项目规模大,是这里的常客,包括天津117大楼。沪宁钢机、精工钢构等大型企业,还有宝冶钢构自身,均是大户,多次完成了大尺寸工程的节点试验。

  

  宝冶钢构在发展的过程中,继承了宝冶在大跨度空间结构施工技术上的成熟做法,并根据新项目的特点,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目前拥有的核心技术包括:大跨度空间网格结构施工技术、异型弯扭网架(网壳)结构施工技术、超高层钢结构施工技术、重型厂房结构施工技术。其中三项关键技术研究成果通过了中冶集团的科技成果鉴定并获得省部级以上科技奖项,共获得实用新型专利授权10项,8项发明专利获得受理。”裴志清谦逊地介绍,“时下,宝冶钢构的用钢量在国内不是最多,产能水平也不是最高的,客观地说在中等偏上水平。引以为豪的是宝冶钢构揽的项目高端、尖端,承接的工程可谓是最大和最精的。”

  记者在宝冶钢构堆场参观时发现,构件上均贴有醒目的条形码。宝冶钢构首席专家陈桥生兴奋地介绍说,“在焊接工序上我们实施了焊机联网。焊机的参数由后台设定,焊工必须按照参数去焊接,不按参数工作就会报警。焊机联网的优势在于过程中能持续反馈信息,包括焊接量、焊接速度,在悬挂的屏幕上都能显示。这个创意的设计是合作方做的,我们在过程中提了一些建议,共同开发,在国内钢结构行业应该是第一家。可以说,有金刚钻才能揽瓷器活。”

  强大的企业可以改变产业

  裴志清认为,技术是无国界的比拼,产品的竞争更多是技术层面上的较量。当下国内竞争相当激烈,宝冶钢构向外转移,海外市场的份额占了半壁江山。近期正在准备接受美国的桥梁和阿斯米认证。

  那么,宝冶钢构揽了哪些瓷器活呢?

  日前,宝冶钢构承建的香港西九龙地铁钢结构项目正在进行中。该项目位于香港九龙的地铁站,2013年9月初开工,2014年一季度完成发货,交货方式为FOB。项目总包方为Alfasi建筑(新加坡)有限公司,项目业主为MTR Corporation Limited。项目总包方工作态度和作风严谨、专业,要求项目所有构件满足英标制作标准,且焊工全部由第三方单位现场考试,所有材料复检均由第三方单位检测。在与业主三次会晤和多次沟通后,项目组基本了解业主在制作方面的要求,并按项目要求提交所有工艺文件。宝冶钢构负责该项目原材料采购、工厂制作、表面处理、油漆、包装、运输(FOB),总承接吨位量约2300吨,构件类型包括梁、柱、栏杆、爬梯、花纹板等。裴志清深切地感受到国内的要求简直没法与香港地铁比。比如,香港地铁其临时措施高于国内正规的部件构架的要求,哪怕增加一个小东西,都要拿回厂里重新修改,纯粹是把它当成一个精品来做。一位香港客户说,在香港办事“万一”说的特别多,要保证你干任何事情没有“万一”,保证百分之百做到。所以,国内劳工不适合去香港干活,配置一枚螺栓都有详细的方案和工艺,有相应的检验标准。除了注册工程师认可之外,还要经过香港质检部门的认可,国内企业很难适应它的管理模式。例如,香港气温较高,所有构件却要通过负70度低冲试验,也令人费解。

  

  然而,承接上海迪斯尼乐园“明日世界”项目,令宝冶钢构总工程师陈桥生有小巫见大巫之感慨。

  “明日世界”项目是全球迪斯尼唯一一个在其他地方没有的创新内容,没有可复制案例,这也是保密的。双方签了保密协议,整个制作过程不允许拍照,也不允许在媒体上宣传发表。陈桥生真诚地说,“我还是挺佩服美国人的,迪斯尼的创新能力确实很强。我看了他们一个样品,焊接工艺相当精美,摸不出看不见焊缝。原先做香港西九龙地铁认为英国的标准太严格,与美国相比则是不足挂齿。其工艺钢构是外露的,每个角度都不一,油漆调和由对方配制,漆工要经过专门培训,还要测视力,视力不过关不能上岗操作。油漆不是普通油漆,能产生变幻的颜色和效果,通过构件造型和色彩变化来实现。尽管钢结构的量不大,执行的标准却远高于国内标准,是最严苛的标准。构件出厂必须是合格产品,现场安装发现任何问题,不允许在现场整改,不允许动火,必须返厂处理。宝冶钢构把这项工程作为展现实力、叫响品牌的绝佳机会。”

  2014年6月9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语重心长地指出:经过多年努力,我国科技整体水平大幅提升,一些重要领域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某些领域正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领跑者”转变。我国进入了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并联发展、叠加发展的关键时期,给自主创新带来了广阔发展空间、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强劲动力。

  我们有改革开放30多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础,有持续创新形成的系列成果,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具备良好条件。因此,要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对国家和民族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科技决策,想好了、想定了就要决断,不然就可能与历史机遇失之交臂,甚至可能付出更大代价。

  被人称为“铁军”的宝冶集团,是一个过得硬的铁打团队。2004年和2005年,钢结构产量就分别达到25万吨和26万吨,连续跃居全国冠军,他们在钢结构产业的转型升级中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成为行业的“领跑者”。他们一是练好“内功”,提升海外市场的竞争能力;二是练好“外功”,大力培训和造就外向型人才。在“超越中创造卓越”,把宝冶钢构打造成一艘驰向远方的“钢构航母”。

  宝冶钢构的野心很大,其目标要像三星在韩国,苹果在美国那样,成为中国钢构企业的象征。宝冶钢构要做伟大的企业,伟大的企业不仅能改变一个产业,甚至改变世界。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