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贸黑金魔咒 银行和政府为何勇跳钢贸火坑

作者:zl001 来源: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2019-12-02 10:58:38

中国钢结构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钢贸黑金魔咒 银行和政府为何勇跳钢贸火坑”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导读:钢贸老板开口就说“要办个年交易几百亿的市场”,地方长官兴奋得大会小会讲,两个市场一办GDP就拉高一千亿。钢贸老板看地的时候,都是一溜簇崭新的奔驰、劳斯莱斯(事后才知道,不少是租来的),穿的一水儿顶级品牌西服,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项链、请吃饭都是在最顶级的饭店。把地方官唬得团团转。

  钢贸黑金的魔咒:银行和政府为何勇跳钢贸火坑

  钢贸老板开口就说“要办个年交易几百亿的市场”,地方长官兴奋得大会小会讲,两个市场一办GDP就拉高一千亿。钢贸老板看地的时候,都是一溜簇崭新的奔驰、劳斯莱斯(事后才知道,不少是租来的),穿的一水儿顶级品牌西服,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项链、请吃饭都是在最顶级的饭店。把地方官唬得团团转。

  过去三年间,随着钢铁行业全面产能过剩总爆发,钢材价格大幅下降,钢材抵押融资的风险日益显性化,许多银行发现这个黑洞没法填,一度做得如火如荼的钢贸融资业务突然急刹车。

  春节前后,金融市场两件事备受瞩目,一是大年初一中诚信托30亿元的信托兑付,一度引发市场的普遍担忧,结果有人托底,有惊无险;二是上市公司新日恒力引爆钢贸黑洞,其实际控制人肖家守资产被司法冻结。中诚信事件在相关方面斡旋下得到妥善处置,而新日恒力事件则是把累积数载、总额逾千亿的钢贸黑洞掀开冰山一角,后续的骨牌效应有待验证。

  2012年,我曾多次去上海松江和无锡等地调研钢贸市场风险问题,与多家银行负责人、钢贸市场经营者座谈,深谙这种融资模式的风险。过去一年多来,沪宁线上多个钢材交易市场倒闭,并相继发生人员出走、资产被查封,甚至经营者自杀事件,多家银行的相关人员被问责,“准金融化”钢贸融资模式风险警报骤起。

  钢材是本大利微的资金密集型生意,钢材贸易类似房地产,对应现金流量大,而价格随经济周期的波动十分明显。

  过去三年间,随着钢铁行业全面产能过剩总爆发,钢材价格大幅下降,钢材抵押融资的风险日益显性化,许多银行发现这个黑洞没法填,一度做得如火如荼的钢贸融资业务突然急刹车,从过去闭着眼睛放到闭着眼睛收,许多钢贸老板资金链断裂玩“人间蒸发”,风险敞口越撕越大,以至到了眼下不可收拾的地步。

  钢贸市场是不透明的“柠檬市场”(“柠檬市场”也称次品市场,是指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即在市场中,产品的卖方对产品的质量拥有比买方更多的信息),虚报空转库存量和交易量以融通更多资金成为这个行业“混水摸鱼”的潜规则。

  上海银监局2012年的一项检查显示,当时上海用于质押的螺纹钢总量为103.45万吨,是螺纹钢社会库存的2.79倍。最后多家银行在风险处置时无法对钢材质押主张权利。

  “有的做钢材的老板为了能从银行贷到钱,甚至都敢私刻银行公章,以证明曾经的抵押和贷款记录。明明只有100吨,他报500吨,银行也不会给他一吨吨地称。”当然,这一过程中必须有银行“睁只眼闭只眼的默契配合”。

  钢贸市场更是高杠杆率的高风险市场,在以担保为主的融资模式下,其对入驻商户的保证金比例一般为20%-30%。在申请贷款前,他就必须将“保证金”打到钢市老板的账上,否则贷款肯定下不来;而要拿回这笔“保证金”,他需要先行还清贷款。

  一家钢资市场老板称,虽然商户都知道保证金制度不合理,但因为银行怕风险,没有钢材市场的担保,或是由市场组织的联保互保就不批贷款,所以为了获得贷款,商户只好同意。然而,并非交给钢市保证金、入驻商户就能顺利拿到银行贷款。“雁过拔毛”的除了钢市之外,还有贷款银行。

  打个比方,如果公司实际需要使用500万资金,他就必须申请1000万贷款额度。具体做法是:在钢市做担保前,他必须预付300万(即贷款的30%)作为钢市要求其支付的“保证金”;之后,他需要再预付200万(即贷款的20%)作为银行要求其支付的“保证金”。

  监管部门在检查中发现更大的风险,部分钢贸企业重复质押尤其严重。一套交易发票对付多家银行,企业之间虚开发票,空提营业额,有时就用复印件。

  一家因为骗贷“摊上大事”的市场,其留守善后的负责人说,这种典型的庞式游戏,玩到最后大家都刹不住车了,“我觉得自己好像在一条泰坦尼克号的大船上,这条船已经撞上了冰山,随时都会沉没。当然,巨大的沉没成本最终是由银行来买单。”

  钢贸市场的兴起主要是迎合了地方招商引资需要,钢贸老板开口就说“要办个年交易几百亿的市场”,地方长官兴奋得大会小会讲,两个市场一办GDP就拉高一千亿,服务贸易就上去了,于是到处发疯似地办钢贸城。

  一位银行行长告诉我,那些钢贸老板来看地的时候,都是一溜簇崭新的奔驰、劳斯莱斯(其实事后才知道,不少都是租来的),穿的全是一水儿的顶级品牌的西服,脖子上挂着粗粗的金项链、手上的金手链都可以用斤秤,请吃饭都是在最顶级的饭店。把地方官唬得团团转,忙不迭地“他要哪块地就批哪块地”。召集税务部门研究如何减免税,召集银行“全力支持”,政府各部门提供一条龙汇办,县委书记现场率若干人等现场办公,当场给老板留手机,说“谁刁难你给我打电话,24小时都可以……”

  为什么钢贸企业能圈到那么多钱?钢贸生意有特定的融资模式和圈子,往往是一人带头进场,七大姑八大姨来上一帮人,甚至把老家一个村上的人都带来,每人名下都办个公司,再“凑份子”办个担保公司,相互之间形成复杂的联保关系,用担保公司的平台和钢材市场的重复质押和重复交易吸引银行加入,就象一头怪兽可以源源不断地从银行吸取资金。市场办成以后,立即把自有资金抽走,用银行贷款玩空手套白狼的游戏。庞氏游戏玩爆了,最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为什么银行乐此不疲?顺周期中,钢贸行业资金密集的属性能够满足银行的信贷条件。一些银行在做大业务规模和保证金考核等指挥棒作用下,能够从钢贸企业身上快速完成业绩指标,“几乎是你要什么有什么,银行提什么条件钢贸商都满足”。

  一家深陷其中的银行行长说,不是没看出猫腻,银行人也不笨,但竞争太激烈,大家都急于想做大规模,有时明知是个火坑,还要往里跳,“先跳下去再说”,第一次没出事,业务量做上去了,奖金拿到,皆大欢喜;第二次继续跳,还是好得很,内部还总结经验,胆子要再大一点,兄弟行还过来学习取经。倍受鼓舞,胆子越练大,第三次再跳进去。好了,事不过三,灭顶之灾。等这些市场一夜之间人去楼空时,才恍然若梦:“这当上大了!”

  钢贸“黑金”让多家银行中招,资产黑洞保守估计应在千亿以上,包括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当家人在内部会议上要求严肃处理责任人。钢贸市场险象环生,打破头抢着做的市场最后成了地雷阵,巨大的风险折射出的是中国银行业粗放式经营的“羊群效应”和风控环节的极端薄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ad